从席轻欢的谈吐、衣着便能看出家境不错,时宁微地颔首致谢,由这名年二十六七左右的年轻男子带路走进一个小区。

  这是以前国有企业所建的小区,转私有后,原住在这里的一些员工陆陆续续搬出此处另谋出路,别看小区有一定年龄,里面绿化却很不错。

  小区所有楼房楼层为七层,没有电梯,时宁所看的楼层在五层,稍有点高,但胜在光线明亮。

  三房二厅的格局,房间所有家具全部清空,空空荡荡特别显大,两个阳台亦深得时宁喜欢,可以说,时宁第一眼便相中,压根不想再去找第二套。

  原以为需要一定时间解决的房子,没想到当天便解决,若不是时宁未成年,都能当场签合同了。

  房子大事解决,时宁等同完成一件心头最大的事,只需等着小姑时美程前来学校找她。

  也不需要小姑做什么,身份证交给席轻欢,由他这边一手包办解决。

  提出一手包办解决的是陪同的年轻人,时宁想都没有想,便点头答应。

  席轻欢闻言,连连看了时宁数眼,似乎是想问她怎么如此相信他。

  时宁其实相信的不是席轻欢,她相信的是陆识安。

  一行四人从楼梯间走出来,对面楼房里亦有一名手里拿着手机的中年男子嘴里叼着烟走出来,身后还跟着一名穿着安阳中学校服的女生。

  女生神情有些厌厌,好像是逼着她去做一件非常不想去的事,整个人都没精打彩的,走路都拖拖拉拉。

  直到突闻隔着的小区绿化小道另一边传来一声“时宁”,女生厌厌的神色突然一变,整个人一扫刚才的没精打彩,两眼迸出阴冷冷的光寻声望来。

  一眼便看到走在中间的时宁,眼里闪过恨意的女生追上中年男子,咬牙道:“爸,往左边看,那个就是时宁。”

  “时宁?”中年男子赶紧把叼嘴里的烟拿在手里,朝女儿柳向晚所指的方向看去,第一眼没有认出来,“人呢?哪儿呢?”

  “右边三个穿我们学校校服,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子,中间是时宁。”柳向晚连声音都泛着阴凉,“她很瘦,和以前完全不一样。”

  柳文旭这才认出时宁,惊讶道:“真不一样了,你不说,爸还真没有发现。难怪你姑妈说她瘦了,比可可还要好看,还真是比可可要好看。”

  说着,说着,柳文旭突然眯紧了双眼,这女娃一旦变漂亮……可比以前值钱多了。

  “爸,你说她来咱们小区做什么?”柳向晚并不关系谁好看,谁不好看,她只关心被赶出时家的时宁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

  这可把柳文旭文问倒了,想了想,不以为然说了句,“找房子住吧,不然,放假她住哪儿呢?向晚,我们停下,等他们先走。”

 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并不想和时宁碰上,停住脚步,油腻腻的视线盯紧时宁背影,重重吸口烟,吐出一串极浓的烟雾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