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面,细细碎碎的声音飘入俞苏耳内,让原本坐立难安的她心里更加烦躁难耐,忍无可忍之下,俞苏高高扬了声音,“你们几个啊,别讨论时宁了,再漂亮也和你们没有关系了哦。”

  “还有,车里还有好几位女生呢,你们怎么一起夸夸呢?区别对待真让人好气!”

  娇俏又爽朗的声音,听着真没有办法让人讨厌,坐在旁边的女生侧首,目光略略看了俞苏一眼,嘴角微地抿紧少许。

  “麻烦你别捎上我,谢谢。”女生有惯不悦的说着,就连脸颊长着几个青春痘都透着不悦,“你说你的,别随随便便带上别人。”

  本来就不熟,非得要假装很熟,硬凑着坐一块也就算了,现在自己想出风头还把别人捎上,再怎么性格豪爽,也让人很反感。

  并非所有人都喜欢被人随便cue,性格使然,或是内向,或是不喜高声大语,或是越多人越喜欢当透明人,这一类的性子的都非常不喜欢自己突然被点名,因为突然而来的点名,往往会让他们陷入恐慌,让他们退缩、害怕。

  来自二班的女生就是这一类的性子,安安静静的坐着,捧着一本书安安静静的看,每一次俞苏有所动静都会让她心弦有松绑紧,老感觉对方会突然打扰自己,会让她面临尴尬。

  果不其然。

  第一次她还可以僵硬着笑一笑,应对过去。

  而这一次,几乎是把她和其他女孩被她强行推出去,二班的女生便有些不欢喜了。

  “你和陆学神、时宁说话,他们俩人没有搭理你,你还看不出为什么不搭理你呢?”生气的女生并不在意俞苏此时此刻的颜面有多么僵硬,神色有多么的难堪,沉声质问,“因为,他们都不喜欢被人随随便便问话,你一而再,再而三的打扰,他们只好下车了!”

  女生其实是个老实人,一句话怎么说来着,兔子急了会咬人,老实人发起火来比暴脾气的人更恐怖。

  与人相处,其实最忌随便开人玩笑,除非关系不错,或者有过数面之缘,多多少少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性格,关系刚才好到可以开一开不伤大雅的玩笑。

  尤其忌讳俞苏这种为了缓解自己尴尬,把人抬出来开玩笑,这种通常十次有九次会得罪人,还有一次是对方大度,给你面子,不和你计较。

  显然,二班这位女生并没有打算给俞苏面子,老实人生气,饶是俞苏八面玲珑也傻眼了。

  外面,并排而坐的三人看着司机与行人在刘老师、路人的相劝下握手言和,彼此言语过激,相互道个歉事儿便这么过了。

  席轻欢等到司机和行人握手言和,才淡淡问俩人,“刚才,为什么不说话。”

  指的是为什么不回答俞苏所问。

  时宁微微侧首,看了眼明显感觉到气压低紧,身上冷气又低几个度的男生,挑眉,“为什么要回答她?她问,我就必须得答?”

  “你好像也经常干这种事吧,不应该最清楚原因呢?”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